当前位置 : 首页 > 中国 > 资讯 > 正文

“脑瘫”诗人余秀华自嘲“粗俗农妇” 称作协副主席是虚名

  • 2015-02-01 10:13:28
  • 条评论人参与 来源:东盟网 编辑: 曾枫 点击:

31日下午,余秀华携新作现身北京,并接受媒体采访。拿到新出版的诗集,余秀华毫不掩饰激动的心情。她表示,从来没想到自己的诗歌会出版,当看到自己的诗歌变成纸上的文字时感觉非常神奇。

至于被选为湖北省钟祥市作协副主席,余秀华说那只是一个虚名,不会对自己的生活产生任何影响。

“脑瘫”诗人余秀华自嘲“粗俗农妇”  称作协副主席是虚名

不介意别人的评价:我就是把诗歌写出来给大家看

《月光落在左手上》中收录的作品,并没有经过太刻意的选择,余秀华自己选了比较满意的三四百首诗,其余还有专业的编辑、诗人参与了接下来几轮选诗的工作,余秀华对他们十分信任。

在她看来,这些人本身就是写诗的,内心对诗歌有好坏的评定,“他们说选余秀华的诗挺辛苦,因为几乎每首都有好句子,都舍不得放弃。”说到别人这些诗歌的评价,余秀华的态度是“无所谓”:“我就是把诗歌写出来给大家看,别人怎么看是别人的事情,个人看法不同,与我无关。”

在采访中,余秀华并没有回避那首让自己开始走红的《穿越大半个中国来睡你》,并对记者解释道,她所在的网络QQ群里有不同地方的诗友汇集在一起,大家说了这样一句玩笑话,“然后我觉得挺有意思,就把它拿出来用,这就是诗友的一句玩笑话。”

不过,余秀华坚持表示,即便要写性,也要是隐讳的、美的,不能太过分,否则本身便不再是诗歌了,“诗歌应该干净一些为好。”

就在余秀华来北京前夕,有消息称其被选为钟祥市作协副主席,余秀华很淡定地说,副主席只是一个虚名,没有什么实质的编制,不会对自己的生活产生任何影响,“我也不觉得自己已经成名,这是一次偶然的事件。”

“我希望这件事会很快过去,我也相信会很快过去。我是快乐的,虽然会有很多这样那样的说法,但我的本质还是很平静,平静的本身就是快乐。”对自己的走红,余秀华如是说。

自嘲“粗俗农妇”:是诗歌给了我很多东西

不管怎样,余秀华在一定程度上出名了。这个自称只是个“粗俗农妇”的女诗人说,是诗歌给了她很多东西,“好像我得到的一切远远超过了我本身应该得到的很多东西,很多都是出乎意料的。”但她坦率的承认不会拒绝大家以诗歌的名义来帮助自己,“只要合情合理,我愿意接受。”

住在村子里,余秀华的邻居基本都是农民,看诗的人很少,因为生活习惯和生活方式的不同,余秀华和他们的交流也并不是很多,偶尔会走到旁边看看村民打麻将之类。她的孩子也不读诗歌。

成名以后,余秀华原本的生活发生了改变:接连不断的采访让她几乎没什么时间创作,不过,余秀华对此倒并不怎么担心:“作为诗来说,生活、经历以后都变成诗歌。人经历了很多事情,就会越变越好。”

“写诗歌是一种综合的能力,包括经历、总结、感悟等。”余秀华一直强调,自己是一个很笨的人,写出的诗歌真正没多少灵感,“当你们觉得我的诗歌是诗歌的时候,那觉得我写的就是诗歌了。”

“人到这个年纪,许多事情都看得很淡,我就是一种顺其自然的想法,别人怎么看,我管不着。他说我不好,就随他去吧。”余秀华再一次强调,并不在意外界如何解读自己,她透露,未来还会一直写下去,“我这个性格嘛,总是要打磨才能出一点好东西。当你觉得写得不好,你就不用再写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