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印尼 > 资讯 > 正文

58岁印尼华人欲将“三国”译为印尼文

  • 2015-02-11 15:48:19
  • 条评论人参与 来源:东盟网 编辑: 曾枫 点击:

李莉妹是土生土长的印度尼西亚华裔,经历过印度尼西亚政府严禁华文的那段黑暗日子。小时候,她在华校求学,直到小学四年级因为华校被关闭而入读印度尼西亚文小学。在之后长达三十多年的岁月中,她对华文书的接触非常有限,直到20世纪末印度尼西亚政府宣布解禁,她才得以重拾华文书。如今,已58岁的她是南京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硕士,几个月前刚毕业。

58岁印尼华人欲将“三国”译为印尼文

终圆了学中文的梦

李莉妹出生于印度尼西亚西加里曼丹省的一个小镇──彬路。4岁大的时候,她父亲为了让家里小孩能够继续上中学,举家搬迁到西加省的省会坤甸市。在1960年代印度尼西亚严禁华文教育之前,李莉妹一直都在华校求学,直到小学四年级因为华校被关闭而辍学,过了几年才转入印度尼西亚文小学。从小,她就很喜欢看书,父亲也会给她讲故事,但因为父亲不常常有空,于是她就自己拿书来看。那时她大哥在华校任职,书房里的名著还不少。

“那时候让我最着迷的是《西游记》上下两册的半文言小说,但当时我并不知道那就是著名的中国古代四大名著之一,而以为那是童话小说、孩子们的读物。1968年(印度尼西亚)大毁灭华文书籍之前,我着实在大哥的书房里看了不少好书,父亲甚至给我取了一个绰号──蛀书虫。”

在1968至2000年印度尼西亚政府严禁华文的这段期间,李莉妹与华文书的接触非常有限,学习和工作用的都是印度尼西亚文及英文,华文基本上已成为过去式。2000年,印度尼西亚解禁华文,但坤甸市华裔真正再学习华文是2002年之后的事。有鉴于她小时候爱看华文书,华文底子还不赖,所以华文解禁之后,再次学习华文对她来说就像是温习功课,难度不太大。“2002年,很快的我就通过了第八级汉语水平考试,差17分就得满分。”2004年,她报读厦门大学海外学院文学大专,毕业后续读中文系本科;2011年本科毕业后,她报读南京大学文学院在槟城韩江学院开设的中国语言文学硕士班,今年戴四方帽,总算是圆了她学习中国语言文学的梦。

在攻读南京大学硕士班的这两年半里,李莉妹前期每两个月按时从印度尼西亚到槟城韩江学院上课一周,后期则撰写论文。日子虽苦,但以她对华文的热爱,足以抵销这过程的劳累。她的毕业论文是以“《三国演义》在印度尼西亚的翻译与改编”为题,长达15万字。为了撰写这篇论文,她在印度尼西亚各地图书馆和书店搜集了1910年至2013年、横跨一个多世纪的《三国演义》众多翻译和改编版本,并走访多地,采访《三国演义》印度尼西亚文译者及编辑,搜集了许多宝贵的第一手资料。之所以是《三国演义》,她解释,在印度尼西亚虽然有很多印度尼西亚文翻译的中国古代小说,但大多译本只有一个版本,而《三国演义》不一样。

对华文的热爱,抵消撰写论文的劳累

“《三国演义》可以说是印度尼西亚最早翻译的汉文小说,从1859年爪哇语的第一部译本到如今21世纪,《三国演义》的翻译、改编和出版在当地不曾停止过,即使在华族文化被打压到谷底的时候(1985至1987年),它还是以代表中华文化特有的大红背景、关羽美髯公看《春秋》、旁边关平立捧将军印、周仓立持青龙偃月刀的图像封面被摆设在印度尼西亚各大书店最显眼的位置。且到现在2014年初还有两家出版公司在陆续印刷出版其连环画故事书。”她说,印度尼西亚华裔的老中青,尤其是男性都知道《三国演义》,虽然不是人人都曾读过,但《三国》(《三国演义》在印度尼西亚的译名简称)这本书名对印度尼西亚华裔并不陌生,而且有着非常崇高的地位。然而,目前《三国演义》在印度尼西亚流传的只有改编本。她指出,这些改编本从整体上来看,其故事内容跟原著有一定的差异,原因是受其参考译本的影响,或者是改编者有意改编得与众不同,结果却令故事内容显得混乱,或出现一些怪异情节,而影响了作品的质量。有鉴于此,她认为有必要对《三国演义》在印度尼西亚的翻译及改编状况进行探讨,作一个比较详细的分析研究。她希望研究成果可以为中国的学者们提供有价值的研究数据,而在印度尼西亚则希望可以借鉴这些研究成果,全面提高汉语书籍的翻译及改编质量,“提供给喜爱中国小说或中国古代小说的读者们比较优质的汉译印或从汉语改编的书籍,亦为传播、传承中华文化献上一份绵薄之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