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印尼 > 历史 > 正文

印尼“华人”的历史问题

  • 2015-03-04 11:01:15
  • 条评论人参与 来源:东盟网 编辑: 曾枫 点击:

印尼是东南亚最大的岛国,也是自然资源最丰富的国家之一。自印尼争取独立以降,当地华人对印尼就有不少贡献。虽然华人分属不同政治党派与思想流派,但在战场及外交上,都实际参与独立建国。冷战时期,两极竞争导致印尼与中国关系的重大变化。事实上,印尼的“华人”问题始终是印尼看待“中国”的关键因素。这不仅在改革开放之前如此,在当前中国崛起及“中国梦”散播之际,华人社会影响力随之重振,更值得密切注意。

印尼“华人”的历史问题

中华、中国、华人

一切可从“中华”、“中国”、“华人”三个身份概念在印尼的命运说起。早年印尼社会没有“华人”这个身分,印尼人与荷兰政府只知“中国人”称谓。即便今日,土著社会仍然没有“华人”之称。只有华人才称自己是“华人”,但在印尼各岛的华人社区对“华人”这个身分常有不同认知。在爪哇岛,当地“华组”多半不会中国方言,所以称呼自己是Suku Tionghoa“中华族”;在南与北苏门达腊,华人自称Teng Lang(福建语:唐人);而在西加里曼丹,当地华人也自称唐人;土著则称华人Orang Cin。1998年5月排华事件发生后,政局进入新阶段。瓦希德总统上任后,改回中华称谓。这些称谓在日用与官方训令中的反覆,深刻反映出了印-中-华关系的变迁。

华人的贡献不只在争取印尼独立中,在1930年反抗荷兰政府的政治运动里,主张反殖民主义的华人亦扮有重要角色。彼时当地华人分为三派:第一派倾向对祖国的认同,认为自己永远是中国人,必须效忠祖国;第二派倾向支持殖民政府,选择合作,接受殖民教育;第三派则支持印尼的民族运动,认为自己是具有种族身分的印尼社会的一分子。

华人政治与思想的复杂性导致了土著对华人的看法不一。尤其在荷兰统治时期,当局划分印尼人、华人和欧洲人的社会地位,并将他们的住地分开,荷兰政府且常引起种族纷争。种族斗争与排华运动在苏加诺时期也常发生,因为当时华人还有政治影响力,且苏加诺总统采取亲华政策,一些亲西方势力藉此建构排华理念。到苏哈托总统时期,华人完全丧失政治地位,这时排华的动机转为经济以及宗教因素,因华人只能在经济领域活跃,结果华人被视为经济统治者。在宗教方面,华人多为基督徒与儒教徒,与印尼各省的伊斯兰教徒常有冲突,而当时军方利用宗教矛盾巩固势力的策略也有推波助澜的作用。

华人身份介乎印尼与中国之间,还跟二战时日本占领印尼的政策及印尼精英的独立策略有关。日本在1942年1月10日进入印尼,当时苏加诺仍被荷兰政府监禁于东努沙登加拉省。部分土著视日本侵略为荷兰殖民的结束,在日本军释放了苏加诺后,印尼民族主义有所发展。日本为寻求与苏加诺等人的合作,宣称日后保证印尼独立。因此,苏加诺还曾与日本设立一个相互合作的“三A组织”(Organisasi Tiga A),号召日本领导亚洲。同时,日本任命包括苏加诺在内的印尼四大领导者,成立名为“人民力量中心”(PUTERA)的组织,宣传日本的帝国政策。由于中国本土是日本二战时最艰难的战场,亚洲抗日也以中国人最投入,战时复杂的东亚民族历史关系,自然对战后各国独立及其与中、美、苏、日诸强间关系产生了深远影响。

“国内的外国人”

苏加诺时期的印尼是东南亚最强大的国家。苏加诺与其他民族主义者都受孙中山的民族主义所影响。孙中山的思想经由一些中国人带进印尼,并深刻影响了印尼年轻人。苏加诺时代虽没有正式的华人政党,但是有华人入阁为官。在政治方面,苏加诺提出中立主义外交政策并在1955成功召开亚非会议,鼓励当时的亚非国家从事反殖运动。苏加诺也重申印尼是东南亚最主要的国家,应做东南亚的领导者,所以必须与其他亚洲大国保持友好,其一当然是新中国。印尼乃在1950年与中国建交,且在冷战初期比较倾向泛社会主义的国家。但1965年9月30日发生的军事政变,使苏加诺被推翻,取代他的苏哈托中将在美国的支持下,终止与中国的外交关系,印尼国内开始出现反共与反华运动。

当1965年马来西亚成为联合国的暂时会员国时,印尼一度退出联合国,筹备建立“新兴势力会议”(Conference of New Emerging Forces-CONEFO)。当时中华人民共和国同样不在联合国,北京宣称支持并希望新兴势力会议能够代表贫困与第三世界国家,于是“雅加达-北京-平壤轴心”(Jakarta-Peking-Pyongyang Axis)俨然成形。回顾上世纪60年代的印尼政治有三大派系:军方、共产党,及苏加诺总统本人的势力。北京政府与苏加诺的关系造成军方不安,但苏加诺的权力以及反殖民立场,让军方无法分化他与共产党之间的关系。不过自从成功镇压苏门达腊和苏拉威西在1958年的分裂活动后,军方也越来越强硬。930事件爆发,苏哈托领导军方击败印尼共产党,印尼便与中国终止外交关系。军政府透过对中国的质疑,才可能取得政治胜利(后来美国中情局发布报告,承认没有证据显示中国卷入印尼共产党活动)。但印尼华人与土著的政治关系已遭摧毁。

直到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苏哈托被大学生推翻,华人一直是印尼的经济统治者,虽然人数仅占全国的3%,排在第四位,次于爪哇、马来、巽他(Sunda)族,但华人据说掌握了70%的经济资源,似乎对马来西亚本国安全有威胁,所以各省出现排华。尤其华人有其宗教与文化的差异,一直以来都被视为“国内的外国人”:不爱国,是异教徒,不热衷印尼政府政策,不愿认同当地及当地文化,甚至可能依然效忠中国,而不想脱离身为中国人或中华民族一员的身分。加以苏哈托时,政府严格执行每个国民都必须在伊斯兰、基督新约教、基督天主教、佛教与印度佛教中选择一个信仰的政策,没有宗教信仰者可被当成共产党成员,因而当时华人多登记为佛教或基督教徒。

中国崛起之下印尼华人议题的质变

2000年瓦希德总统上台后,印尼对华政策出现重大改变。瓦希德认为中国是印尼的友邦,何况印尼是东南亚华人最多的国家,所以瓦希德希望透过这种历史及文化的连结提升两国关系,特别是在经济方面,并逐渐步解决印尼的华人问题。当然,这种调整与北京的经济与军事影响力大幅崛起,远远超过此前的对外影响有关,所以印尼必须调整对华/华人政策。时逢胡锦涛领导推动的“睦邻、安邻、富邻”方略,巩固了中国周边情势,赢得东南亚国家的友谊,强化了双边和多边的合作。

中共十八大报告指明,新的领导班子仍将坚持不干涉别国内政,永远不称霸,永远不搞扩张的路线,并将更加充分地发挥“负责任大国”的作用,巩固睦邻友好,支持发展中国家自主发展。从这个方面观察,印尼过去导致中印关系不安的“华人”议题,正在发生一种质的变化。象征着从崛起走向复兴的“中国梦”可望与区域内发展中国家的发展实现互利共赢。如果中国睦邻与负责的外交能与增长的国力同步落实好、巩固好,中印的互信将能获得提升,华人社群也将可更好发挥中印友好的协调性作用,特别是在双方经济领域作出贡献。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