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中国 > 资讯 > 正文

著名音乐家孟波逝世 曾力排众议助《梁祝》问世

  • 2015-03-20 09:38:42
  • 条评论人参与 来源:东盟网 编辑: 曾梓 点击:

乍暖还寒的初春,著名音乐家孟波因病医治无效,于3月16日在上海华东医院逝世,享年99岁。

间回到半个多世纪前,1959年5月27日的下午,小提琴协奏曲《梁祝》在上海兰心大剧院奏响。鲜有人知,若不是当年孟波的一圈一划,在中国音乐史上荡气回肠的这曲《梁祝》或许根本无缘面世。

著名音乐家孟波逝世 曾力排众议助《梁祝》问世

力排众议选中《梁祝》

1958年,上海音乐学院管弦系的“小提琴民族化实验小组”集聚了何占豪、丁芷诺等一批有志青年学生。为了向国庆10周年献礼,小组成员准备创作一部小提琴协奏曲。经反复讨论,最后报了3个题目:《大炼钢铁》、《女民兵》与《梁祝》。鉴于当时的大环境,排在末位的《梁祝》原本只是凑数,但组员们万万没想到的是,时任学院党委书记、副院长的孟波,却偏偏在这个“备胎”旁打了勾。

孟波的选择遭来非议。有人认为,《梁祝》宣扬才子佳人,与时代氛围格格不入。而孟波却坚持了他的选择,很多年后他才公布了自己的心路历程:“我之所以选择《梁祝》,并非出于政治上先知先觉识破‘浮夸风’,而是因为纯粹出于对音乐的理解”——小提琴纤细、柔软的特性,很难表现大炼钢铁这类题材,但表现《梁祝》这样委婉动人的爱情故事反倒相得益彰。孟波同时坚持的还有:音乐家只有写自己最熟悉的东西,才能写好作品。《梁祝》作曲者之一何占豪在进音乐学院之前,曾担任浙江的一个越剧团乐队的二胡演奏员,他熟悉越剧音乐,孟波相信让他来给《梁祝》编曲再合适不过了。就这样,孟波力排众议,用一句“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殉情,具有反封建的革命性意义”驳回了质疑声。

那时的何占豪只是小提琴专业一年级的学生,且从未学过作曲。孟波爱才,向副院长、作曲教授丁善德“求助”,丁教授则推荐了作曲系四年级的高才生,有“四只音乐眼睛”之称的陈钢“驰援”。

青年们很快拿出了初稿,谱写了“相爱”、“抗婚”、“投坟”3个段落,尾声是“投坟”之后第一主题“怀念”再现。一曲终了,孟波建议增加一段“化蝶”,让梁山伯与祝英台的形象再美些、亮些。“这才是最强烈的反抗。”他当时这么说。这一改动,不仅规范了交响作品的艺术架构,而且也使得协奏曲的主题得以升华。点化作品,赋予其灵魂,只有孟波这样思想与艺术两“家”的集大成者才能做到。

对于孟波,何占豪把自己当年创作小提琴协奏曲《梁祝》的功劳归于了这位老领导,“没有孟波就没有《梁祝》!何占豪回忆说:1958年初秋,为向国庆10周年献礼,上海音乐学院小提琴民族化实验小组报送大炼钢铁、女民兵和还是四重奏的“小梁祝”3个题材给校党委审查。时任学院党委书记、副院长的孟波在表现爱情的“梁祝”旁打了勾。没有他那么一勾,就没有《梁祝》。而当初稿完成审查时,孟波发现没有“化蝶”的内容,何占豪他们回答说:“新中国的青年不信封建迷信那一套。”而孟波则认为这是中国传统艺术中浪漫主义的精华,与迷信无关。于是,又从苏州昆曲团找到了化蝶主题的旋律。所以,何占豪说:没有孟波就没有“化蝶”。何占豪认为,“孟波是在那个浮夸的年代,还能够坚持正确地贯彻执行党的文艺政策的文艺界杰出的领导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