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柬埔寨 > 礼仪 > 正文

柬埔寨之僧侣印象

  • 2015-04-07 14:50:32
  • 条评论人参与 来源:东盟网 编辑: 曾梓 点击:

赤足、黄伞,似乎是柬埔寨僧侣的trademark(标记)。他们黝黑的皮肤、鲜亮的袈裟、无处不在的身影,似乎已成为柬埔寨旅游观光不可或缺的景致。他们多数能讲些英语,友好亲善,乐于交谈和进入镜头,给我印象深刻。

憨和尚认我为母 

到金边的第二天午饭后,我去酒店前台打听“Temple”(寺庙),没人听懂,我改说要去“有许多Monk(和尚)的地方”,这下他们懂了,笑着在我的市区地图上画了个圈。我出门又对围上来的出租摩托车司机们指了指这个圈,他们也笑了,然后我侧身坐上了一个小伙子的摩托后座。一路上我都幻想着即将看到的金碧辉煌的庄严庙宇,可万没想到目的地竟是一片墓塔。见铁门大开,无人把守,我壮着胆子往里走。走着走着我就明白为何那些酒店服务员和“骑士”们要发笑了:原来这里是和尚们的聚居地!

由于每走几步即可瞥见敞开的木板房中有人赤膊睡觉,我拿不定主意还要不要再往深里走。正在这时,身旁拐弯处冒出一个和尚,他光着膀子,袈裟系在腰间,一手持黄伞,一手抱着书,抬头看到我,吃了一惊,又想撩衣遮体,又想弯腰扭身,尴尬得活像个洗澡被人撞见的女人,弄得我倒不好意思起来。我赶紧边道歉,边帮他捡拾掉了一地的书本,也为给他时间缓神儿。果然,他很快镇静下来,用熟练的英语问我从哪里来,并善解人意地照顾到了我的好奇心,示范动作一般地将他的袈裟慢慢穿好。一向以为往身上一套这么简单的一件事,原来里里外外、一步一步的还挺讲究!我看不出他有多大,他长得圆脸阔唇,说话轻声细气,显得斯文敦厚。他耐心告诉我周围这些并非如我想像是什么有道高僧的舍利塔,而是有钱人家的墓地,只要出得起钱供奉僧侣,就可修建。塔林灰白相间,高低错落,新旧参差,疏密不一,这当然是金钱说话的结果。他指着一座两层的小木楼说那是他住的地方,也是获信徒捐赠建立的。他在佛学院学历颇高,相当于研究生水平。听说我来自加拿大魁北克,他还讲了几句法语,说他一直梦想移民加拿大。我说那里信基督教,你去能干吗?他说宣扬佛教呀。我们聊着聊着,他忽然动情地说:“我没有自己的妈妈,你就做我的妈妈吧!我第一眼见到你就觉得你很像妈妈。”我吃惊地心想:难道我看上去那么老吗?极不情愿接茬。经不住他一再相问年龄,我只好答:“快50了。”他高兴地咧嘴大笑:“我今年34,你正好可以做我的妈妈,妈妈!”

我还能不答应吗?

小和尚喜欢“老虎”

女伴小于去柬埔寨是为公干,这天她正好有空,陪我上街。小于年轻漂亮,魔鬼身段,传情大眼。那天,她穿的大T恤衫刚好罩住了迷你短裤,惟见一双美腿栽在细尖跟皮拖鞋上。真是的,明摆着招人想入非非!特别是行走在穿戴保守的柬埔寨街头更是惹眼。湄公河畔,我注意到一个眉清目秀的小和尚一直盯着小于看,于是打趣她道:“小和尚看见‘老虎’了!”小于却满不在乎地说:“你不是老想知道为什么柬埔寨有那么多和尚吗?看我帮你。”说完,她“Hi”了一声,走过去和那小和尚攀谈起来。近身一看我就感到,一句“眉清目秀”是太委屈他了。这小和尚有着雕塑般精致的五官,长长的睫毛下是两只好奇又略带忧郁的黑眼睛,他消瘦挺拔,裹着肥大的袈裟,显得格外飘逸俊雅。他真应该去好莱坞或某个电影学院,而不是去前边的佛学院,可是他偏偏正是在去佛学院的路上。他不像我“儿子”那样健谈,英语也不够好,不发问但有问必答。他说他已经25岁了,可看上去不到20;出家只因家贫人多,无力供他上学,于是父亲从外省将他送来。在柬埔寨这是惟一又有饭吃又能读书的途径。他说绝大多数的出家人都和自己的情况差不多。

想家吗?想。回去过吗?没。毕业以后会还俗吗?不知道。听说过加拿大吗?听说过。我们就是从那儿来的,你想去吗?当然想。

他和小于一问一答,一路走,一路聊,招摇过市,几乎引来所有目光。我几次想插话进去,他都不怎么搭理我,除了认真回答小于的问话,再就是颇为自得地与过往的大中小和尚们打招呼。我识趣地跟在他们身后,欣赏并思索着眼前的这幅画面:一边是金灿灿的王宫墙,一边是脏兮兮的湄公河;一个是被迫出家的小和尚,一个是锦衣玉食的摩登女,战后长街漫步,诸般相形益彰。

精和尚致富有道

那天我正在大吴哥窟遗址徜徉,忽然遇到两个年轻僧侣,一般地高挑身材,笑容可掬,其中一个更是热情地截住我,开口就问姓名籍贯,然后就熟络地聊起天来。我见他俩的袈裟颜色不同,问是否代表不同的等级。他说柬埔寨的和尚不分等级或地区都可以任意穿橙、黄、朱、褐等几种颜色的袈裟。聊了几句后他问我要不要跟他们合影,我想一定是我刚才对吴哥文明的推崇令他们自豪高兴,想交朋友,于是欣然拿出相机。忽然,我发现他们像是漫不经心,但却明显有意地露出了袈裟里的褡裢,褡裢下方有两个很大的网眼兜,兜里面塞满了美钞!我这才意识到原来我面对的是两个正在做生意的和尚。我囊中羞涩,赶紧又收起了相机。

联想到我那“出家的儿子”让我给他发伊妹儿,他是网吧常客;联想到那个大大方方地喜欢美女的小沙弥;再联想到战后柬埔寨人民文化普遍落后的现状,我真想多事地对这些有知识、有头脑、有追求的柬埔寨僧侣们说:是你们走出“门空心不空”的时候了,养育了你们的多灾多难的国家多么需要你们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