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中国 > 人文风情 > 正文

民俗学和历史学

  • 2015-05-04 00:47:28
  • 条评论人参与 来源:东盟网 编辑: 陈菲 点击:

用历史学的眼光来看,各民族的风俗、习惯、信仰和民间文学,都是社会的存在,也都是历史的一部分。按照中国历史学的传统来说,历史书里也常常记载不少的民俗材料。在所谓“史部”的著作里,也有专门记载民俗的书。现在我们把民俗学跟历史学分开,是因为二者研究的主要对象不同,研究的方法和任务也有很大的不同。把它们分开,有利于二者的发展。但这两者,也不能完全分离。研究历史,不能完全摆脱民俗的研究。研究民俗,也常常要采用历史的解释。

民俗学

“五四”以后,我们所谓“民俗学”是从国外输入的一个新的概念。作为民俗学的研究工作,在近代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说不上来。在我的印象里,鲁迅在年收入他的《而已集》里的《魏晋风度及文章与药及酒之关系》,不知他是否有意从民俗学的角度解释历史,但他实际上是这样做的。可能这是近代人用民俗学的观点解释历史的最早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指出了魏晋名士吃“五石散”的风气。文章说,吃了这种药,全身发烧,要把衣服脱掉,要用冷水浇身。皮肉发烧之后,不能穿窄衣服。为了预防皮肤被衣服擦伤,就非穿宽大的衣服不可。文章说:“现在有许多人以为晋人轻裘缓带、宽衣,在当时是人们高逸的表现,其实不知他们是吃药的缘故。”文章还说:“更因皮肤易破,不能穿新的而宜于穿旧的,衣服便不能常洗。因不洗,便多虱。所以在文章上,虱子的地位很高,‘扪虱而谈’,当时竟传为美事。”鲁迅用吃药来说明魏晋名士们的风度,从少数人的癖好联系到流行相当长时期的社会风气,这是很有意思的,是一般历史工作者所没有说过的。

1932年,郑振铎先生写《汤祷篇》,发表在《东方杂志》上。后来又把这篇文章同另外几篇文章辑成一个小册子单独出版,书名还叫《汤祷篇》。作者论述了汤因大旱,剪发爪,祷于桑林的故事。他认为这是用人做牺牲,去祭神的遗俗,他的论证是有说服力的。他由此引论:古代帝王一方面是人世间的王,又一方面他还是一种担任神职的领袖。他用“祭师王”这三个字来描述古代帝王的身份,他这个论点触及到中国社会史上的一个重大问题。中国古史上的帝王,既是掌握最高政权的人,又是最高的教主。远古帝王所以要说天下有罪,在余一人,就是因为他要对神负责。汉代的皇帝亲自讲经,判断各家的是非,就是以教主的身份出现的。他们被礼赞:“万岁、万岁、万万岁”,他们被称为“金口玉言”,他们可以封山川土地之神,他们可以赠与仙人的道号,也都是以教主的身份出现的。不懂得这一点,就不会懂得皇权之所以神秘,也不会懂得封建道德之宗教的起源,甚至于不会懂得封建社会为什么在土地权问题上缺乏真正的私有权。郑先生想得也许不会这么远,但他却提出了一个很重要的历史问题。

郑先生在这篇文章里还说到,“古书固不可尽信为真实。但也不可单凭直觉的理智,去抹杀古代的事实。”“愈是今人以为太不近人情,太不合理,却愈有其至深且厚,至真且确的根据在着。”第一句话说得很有道理,第二句话未免说得绝对了一些,但也有道理,这都是历史工作者应该重视的。

郑先生还说:“原始生活的古老的‘精灵’常会无意的侵入现代人的生活之中;特别在我们中国,这古老的‘精灵’更是胡闹得厉害。”又说,“原始的野蛮的习惯,其‘精灵’还是那末顽强的在我们这个当代社会里作祟着!打鬼运动的发生,于今或不可免。”郑先生这个意思说得很好,在“察古明今”这一点上,历史学和民俗学是一致的。历史学明今,是为了知来,民俗学明今,可以移风易俗,这都是既有理论意义,又有现实意义的。郑先生所谓“打鬼”,当然不是用棍子去打,暴力在这里是无所作为的。“打鬼”是要用具体材料,说明事实,讲清道理,提高认识,让人们在自己头脑中去打。

闻一多先生用民俗学的观点去解释中国古代流传下来的神话。他的这个工作,对中国古史的研究很有贡献。他在三四十年代写的《伏羲考》、《龙凤》、《姜嫄履大人迹考》,是在这方面很有成就的作品。这三篇主要是讲人类起源的故事,其中包含人类的氏族、原始社会的图腾及其演变,洪水和战争的故事,龙凤在中国历史上的传统地位。这三篇文章对中国古代传说上的各种疑难,阐述了不少精辟的见解、很值得历史工作者注意。在第一篇里,有这样的一段话,文字虽长,因为重要,还是把它抄下来吧:“假如我们承认中国古代有过图腾主义的社会形式,当时图腾团族必然很多,多到不计其数。我们已说过,现在所谓龙便是因原始的龙(一种蛇)图腾兼并了许多旁的图腾,而形成的一种综合式的虚构的生物。这综合式的龙图腾团族所包括的单位,大概就是古代所谓‘诸夏’,和至少与他们同姓的若干夷狄。他们起初都在黄河流域的上游,即古代中原的西部,后来也许因受东方一个以鸟为图腾的商民族的压迫,一部分向北迁徙的,即后来的匈奴,一部分向南迁移的,即周初南方荆、楚、吴、越各蛮族,现在的苗族即其一部分的后裔。留在原地的一部分,虽一度被商人征服,政治势力暂时衰落,但其文化势力不但始终屹然未动。并且做了我国4000年文化核心,东方商民族对我国古代文化的贡献虽大,但我们的文化究以龙图腾团族(下简称龙族)的诸夏为基础。龙族的诸夏文化才是我们真正的本位文化,所以数千年来我们自称为‘华夏’,历代帝王都说是龙的化身,而以龙为其符应,他们的旗章、宫室、舆服、器用,一切都刻画着龙文。总之,龙是我们立国的象征。直到民国成立,随着帝制的消亡,这观念才被放弃。然而说放弃,实地里并未放弃。正如政体是民主代替了君主,从前作为帝王象征的龙,现在变为每个中国人的象征了。也许这现象我们并不自觉。但一出国门,假如你有意要强调你的生活的‘中国风’,你必多用龙文的图案来点缀你的服饰和室内陈设。那时你简直以一个旧日的帝王自居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