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中国 > 资讯 > 正文

评论家李准:抗战文艺作品的创作还有很多空白需填补

  • 2015-09-09 10:03:48
  • 条评论人参与 来源:东盟网 编辑: 曾梓 点击:

评论家李准:抗战文艺作品的创作还有很多空白需填补

对于中国军队的抗战历史进程的表现,写山西、河北、苏中、苏北、淮北的比较多,对山东、河南和其他省市写的相对比较少。

从时间来说,1941年以前写得多,百团大战以后写得很少,对于中国抗日战争怎么打胜的几乎没有人正面描写过。

在当下,过度的抗战影视剧的涌现往往会导致青年一代产生对战争的误读。希望影视业同行能在今后的创作中逐步从抗战转到反战

本报讯(记者 郭佳)昨天,中国文联在京举行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抗战中的中国文艺”座谈会,田华、刘兰芳、李雪健、李维康、徐沛东、濮存昕等各界艺术家悉数到场,聆听老一辈艺术家以及中坚一代从艺术与时代、文艺与人民、文艺与创新等不同角度,解读文艺之于社会以及普罗大众的意义。

中国剧协顾问、剧作家胡可曾是敌后抗日根据地晋察冀军区八路军当中的一名宣传员,深感文艺对于民族凝神聚气的重要。“回想当年,抗战初期还是话剧一统天下,到了抗战后期和新中国成立初期我国戏剧已经形成了话剧、歌剧和改革中的戏曲三足鼎立的格局。那个时期的很多作品,如《屈原》、《母亲》、《把眼光放远点》等既是对敌斗争的’武器’,也成为戏剧史上的经典之作。”

已经87岁的表演艺术家田华,12岁参加军队,“我跟随军队参加过迎接百团大战凯旋的指战员,也到过敌人后方、敌人心脏去演出,亲身经历过日寇惨无人道的大扫荡,也亲眼目睹了老百姓、战友们遭受残酷杀害的头颅、尸体。那时我们打着快板为他们送行,看着他们雄赳赳气昂昂地上阵冲锋杀敌,而凯旋归来时却永远见不到他们的身影。我也有两个亲哥哥牺牲在战场,连尸体都没有找到。当年我是看了晋察冀军区抗敌剧社演出的话剧《我们的乡村》之后参加的革命,战争把我一个不懂事的农村小姑娘托上了革命文艺的舞台。如今虽然当上了太奶奶,但依然不下‘战场’。”

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名誉主席、著名评论家李准则提出,抗战文艺作品的创作其实还有很多空白需要填补。“比如平顶山惨案、潘家峪惨案,这些内容文艺创作至今还表现得非常零散而又缺少分量。另外对于中国军队的抗战历史进程的表现,写山西、河北、苏中、苏北、淮北的比较多,对山东、河南和其他省市写得相对比较少。除八路军和新四军外,东北抗联写得多一些,东江纵队写得太少。从时间来说,1941年以前写得多,百团大战以后写得很少,对于中国抗日战争怎么打胜的几乎没有人正面描写过……对照时代的要求,一是要尽快填补抗战中这些重大历史进程在艺术表现上的空白;二是要吸收最新的研究成果,给抗战题材的创作提供新的思想支撑和文化切入点。”

影视导演高希希称,“虽然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抗战题材影视剧进入了新的发展机遇期,在创作上跳出了往常既定的叙事模式,摆脱了英雄人物长期以来作为政治工具和道德楷模的标志性影响,重新回归到戏剧创作的本质规律中,将中国革命军人的形象塑造史无前例地丰满和立体了。但从本质上讲,这些年的作品虽有突破,可大多数作品依然停留在抗战层面及简单的战争纷争,甚至有些作品是以战争作为外壳,肆无忌惮地向里面填充搞笑,致使一些四不像的作品屡屡挑战观众的底线,雷剧频出,过度娱乐化,情感泛滥等现象极为严重。纵观近二十年世界优秀的反法西斯战争题材影片,我们的作品并没有上升到反法西斯以及反战的层面。对抗战层面的表现在一定时期是必须也是必要的,但是在当下,过度的抗战影视剧的涌现往往会导致青年一代产生对战争的误读。希望影视业同行能在今后的创作中逐步从抗战转到反战,加大对战争的反思,加大对反战思想的表达,从更深层次揭露战争的残暴本质,为国家和平进程出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