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缅甸 > 资讯 > 正文

缅甸扫描:中国投资者高居榜首

  • 2015-09-10 17:04:27
  • 条评论人参与 来源:东盟网 编辑: 曾梓 点击:

缅甸扫描:中国投资者高居榜首

“这里像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中国,四处都是挣钱的机会。”

“这是最糟糕的一年,收入在大幅度下降,只有去年同期的三分之一了。”

“先看看吧,看大选之后,情况会是怎样?”

面对同一个缅甸,在同一个时间段里,不同的中国投资者们,给出了不同乃至截然相反的判断。

作为与中国有着2186公里漫长边境线的近邻,以及当下“一带一路”战略实施中重要一环的缅甸,自2010年以来,内政外交全面改革,国家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政治上,缅甸在2010年,举行了自1990年以来的首次大选,脱掉军装的政客们,取代原来的军政府,成立“民选政府”;释放了包括昂山素季在内的大部分政治犯;开放国内外所有的媒体。

经济上,缅甸对众多国有企业实行私有化,放宽私人资本准入门槛;于2011年1月颁布《经济特区法》,确定建设土瓦(缅甸与泰国)、蒂洛瓦(缅甸与日本)和皎漂(缅甸与中国)三大经济特区;2012年11月颁布新《外国投资法》;2013年1月颁布缅甸外国投资实施条例。

外交上,缅甸改善了与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的关系。时任美国国务卿希拉里、总统奥巴马,先后访问了缅甸,两国关系被认为已发生实质性的改变—尽管美国迄今仍保持对缅甸的制裁。

世界各国的商人们纷纷涌入这个东南亚最为贫穷的国家,开始“淘金之旅”。世界银行也对缅甸给予良好的评估—其官方网站披露预测,2015年至2017年,缅甸GDP的增长率分别为8.2%、8.2%和8%,平均增速名列世界前茅。

今天的缅甸,到底有哪些不错的商业机会?在显而易见的、落后的交通基础设施,发电能力的匮乏,陈旧电网的故障频仍外,投资缅甸还会有哪些风险和挑战?

2015年5月至6月,南方周末记者在缅甸仰光、曼德勒、内比都、蒙育瓦、莱比塘、皎漂、马德岛等地,进行了为期半个月的探访。

“四处都是挣钱的机会”

地处热带季风区的缅甸,自然环境非常优越,资源丰富。可耕地面积很大,土地肥沃,降雨充沛,如水稻等农作物,一年可以种三季。

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的缅、中政商要员,谈及缅甸的投资机会时,首推的均是农业。缅甸总统顾问吴盛温昂称:“缅甸有许多耕地,也有很多的空地,气候条件非常优越,如果投入资金,种植与这里气候相适应的农作物,以及引进更好的种植技术,会有很好的收获。”他同时表示,在缅甸发展现代农业,需要大量农业机械的引进。中缅友好协会理事严江征及学术委员会主任彭宏伟也说,他们在缅甸考察期间,印象至深的是这个国家有大片良田,却处于荒芜状态。

此外,缅甸有沿印度洋的漫长海岸线,长约2832公里;它还有丰富的水资源—伊洛瓦底江、钦敦江、萨尔温江三大水系纵贯南北。这些都是条件优越,却又开发程度很低的领域—例如,水电开发率在2013年,仅为2.5%左右;目前缅甸全国的供电,只覆盖了约1/3的人口。

缅甸森林覆盖率占总领土面积一半左右,如柚木、花梨木等优质木材早已为中国人所熟悉;在矿产领域,缅甸的宝石、翡翠,更是享誉全球。石油、天然气、锡、铜等储量也不少,有着如莱比塘铜矿这样世界级的铜矿。此外,缅甸还是全球第十大天然气出口国。

缅甸政府的统计数据显示,其水电潜在发电量为10.8万兆瓦,煤储量7.11亿吨;年均木质燃料1912万吨;石油和天然气已探明储量4.59亿桶和11.8万亿立方英尺;风电理论发电能力36.51万太瓦时;太阳能理论发电能力51973太瓦时。

同时,拥有丰富旅游资源,普遍信仰佛教的缅甸,这几年日益受到国外游客的青睐。在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评选的2012年度世界最佳旅游目的地里,缅甸高居第三位。获选的理由是,那里有“世界上尚未被破坏的净土和最为善良热情的人民”。

缅甸驻华大使馆等官方机构在对外宣传中,是这样推荐自己的国家:“缅甸因其肥沃的土地和丰富的自然资源,被称为‘黄金之地"。

万宝矿产(缅甸)铜业有限公司(下称缅甸万宝)的联合党委书记罗大庆说,当前缅甸,就像他经历过的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改革开放早期的中国一样,“四处都是挣钱的机会。尤其是对那些在国内因为产能过剩、成本上升,濒临破产关门的中国企业而言,这里确实是‘黄金之地’。”

高居榜首的中国投资者

2010年,缅甸举行总统大选,“脱下军装”的政客们取代了原有的军政府治理国家,实施对内改革、对外开放的政策

在过去几年,来自中国的商人是这块“黄金之地”最重要的外来投资者之一。中国驻缅甸大使馆商务经济参赞处援引缅甸官方的统计数据称,截至2014年底,中国累计对缅协议投资金额146.7亿美元,占其外来投资额的27.7%,列外国对缅投资的第一位。

分年度来看,情况则有变化。

2010年,中国对缅甸投资额43.5亿美元;2011年,上升至82.7亿美元。连续两年,高居首位。2011年9月,以民意、环保等为由,缅甸总统吴登盛突然叫停中国在缅甸最大的投资项目之一密松水电站,这大大影响了中国投资者的信心。此后,投资额急剧下滑。

2012年,中国对缅投资,骤降至4.07亿美元。2013年,2.05亿美元。2014年,略有回升,达到2.95亿美元,列当年外国对缅投资的第5位。

2015年进一步回暖,1-2月,中国企业对缅投资新增,大的投资项目7个,新增投资金额2.61亿美元,列同期外国对缅投资的第三位。

进出口贸易方面,从2010年开始,中国超越泰国,成为缅甸最大的贸易伙伴。这一财年,缅中进出口贸易总额达到53亿美元,到2014年,已达到90.5亿美元,占缅甸外贸总额的33.2%。细分之下,缅对华出口40.3亿美元,占其出口总额36.5%;进口50.2亿美元,占进口总额的30.9%。

2015年1-2月,缅中进出口贸易总额为15.25亿美元,同比增长23.7%,占缅外贸总额的33.3%。其中,出口6.89亿美元,同比增长118.7%;进口8.36亿美元,同比下降了9.0%。

在缅甸投资的著名中国企业,多集中在能源、资源等领域。

投资了中缅油气管道项目的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下称中石油),就是其中之一。这个项目是继中亚油气管道、中俄原油管道、海上通道之后,中国的第四大能源进口通道。

具体负责这条管道投资、运营工作的中石油东南亚管道公司副总经理李自林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中石油是从2008年开始正式着手这一项目的前期工作,从2009年10月开始码头建设。

中缅油气管道项目分为两组,一组为天然气管道,起点为缅甸的皎漂港,在缅甸境内有793公里。2013年,天然气管道全线贯通,开始输气。截至2015年6月初,累计输送天然气约56亿立方米,其中有53亿输往中国国内,供云南、贵州等西南省份使用;另有3亿立方米左右供缅甸境内使用。李自林介绍说,按照原本的协议,这条管道20%的天然气是要供缅甸使用;但由于目前缅甸国内消费天然气的需求和能力跟不上,所以留在缅甸的气尚不到8%。

另一组石油管道,起点为皎漂港外的海岛—马德岛,在缅甸境内长度为771公里。2015年1月30日,这条石油管道全线贯通。2015年6月,南方周末记者在马德岛上看到,这里有12个每个可存储10万立方米原油的巨型油罐。目前,其中2个已基本储满了原油,但尚未开始向中国国内输送。李自林解释说,这是由于受到了在云南昆明的石油炼化厂建设进度所限。昆明的炼化厂,预计2015年年底可建成。

此外,中石化、中海油、葛洲坝集团、中国有色矿业集团有限公司、广东振戎能源有限公司,以及缅甸万宝的母公司中国北方工业公司等等,都是在缅甸著名的中国投资企业。民营企业中,汉能控股亦参与了缅甸的水电站建设。

另一家民营企业华为公司则更加特别。不仅仅是承接缅甸政府或中缅政府间项目,在民用市场,华为亦斩获颇丰。缅甸当地人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华为在缅甸的手机市场,占有率高达约70%,“在我们这样一个经济落后的国家,华为一年卖手机都能卖8000万美元。”

华为内部人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2014年,华为在缅甸总计营业收入达到约5亿美元。无论是在繁华的仰光街头,还是在缅甸落后的农村,华为的手机广告四处可见,堪称缅甸最为知名的中国品牌。同时,如OPPO、VIVO等中国手机的广告也比较多见。根据2014年缅甸人口普查的结果,缅甸大约有32.9%的人口拥有手机。

另一家中国科技巨头公司联想集团亦雄心勃勃地表示,要在2015财年末将其在缅甸市场的占有率由21%提高至28%,联想还将致力于在两年内成为东南亚个人电脑的第一品牌。

便宜但并不优质的劳动力

缅甸不仅有丰富的自然资源,还有充足且便宜的劳动力。这被外界普遍认为是其最大的竞争优势之一。

2015年5月29日,缅甸政府公布了2014年人口普查的正式结果:总人口5150万,其中27岁以下人口占50%,年轻劳动力充足。

缅甸目前实行的最低工资标准是日薪3000缅币,以2015年7月31日缅甸央行公布的外汇牌价(1美元:1236缅币)计算,这不到2.5美元或约为15元人民币。这也就意味着每月最低工资不到75美元或约为450元人民币。

2014年,中国各省份最低工资标准中的最低者—贵州省,为1030元/月。2015年以来,中国有多地调高了最低工资标准,如上海,达到2020元/月。

其实,缅甸有相当部分的劳动者并没有达到日薪3000缅币的水准。

在缅甸最大的城市仰光,当地人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一些中低档餐厅的服务员薪水相对更低,“有的包吃包住,再给五六十美元一个月就能请到。”

在仰光之外,薪酬可能更低。南方周末记者看到,在缅甸一些求职网站里,不少求职者在2015年7月发出的求职广告里,只要求月薪3万-5万缅币即可。

但也有例外。

在缅甸第二大城市曼德勒,总部位于此地的中石油东南亚管道公司副总经理李自林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我没有感到这边人工的便宜。像我们请的缅甸司机,每人每月各项成本加起来得要300美元;如果加班,则可能超过400美元。而在北京,我们公司请的司机,每个月也就三千元人民币(约483美元)左右。中国的改革开放前二十年,低端劳动力、农民工们是干了多少年,月薪才超过一千元人民币的?农民工们的工资,也是最近这几年才涨上去的。缅甸的开放才多久?”

值得注意的是,缅甸正在提高最低工资水平。

2015年6月29日,缅甸国家最低工资委员会正式建议,将最低工资标准定为3600缅币/天(8小时工作日,大致相当于30美元/天)。如果这一建议被缅甸劳工部接受,将于今年9月1日起应用于所有在缅甸的企业(但不包括员工数量在15人或15人以下的小型企业及家庭作坊)。

消息公布后,立即引发两种截然不同的反应,尽管此前缅甸政府、工人代表与企业雇主已进行了两年多的谈判蹉商。

7月2日,一群制衣行业的企业家举行讨论会,表示只能接受2500缅币的标准。在这个会上,有60家韩资企业、30家中资企业表示,如果施行3600缅币/天的标准,将于2015年9月撤资。缅甸本土的制衣业企业家,也表示无法接受这个最低工资标准,但他们表示会继续运营下去,直至无法维持,才关闭工厂。

然而,在工人方面,仰光著名的莱达雅工业区里的700位工人联合上书,称这个工资标准太低,他们希望能达到4000缅币/天的水平。7月12日,这些工人还走上街头,举行了和平示威。

自2011年以来,在缅甸,类似的工人示威随处可见。2011年10月,缅甸政府同意组织工会和举行罢工—这是该国自1962年以来首次允许罢工;同年,又允许民众举行和平示威。

“(缅甸)工人动不动就罢工,要求加工资,很让人恼火。”在仰光投资了一家宾馆的中国苏州商人华伟对南方周末记者说。尽管在这个普遍信仰佛教的国家里,大多数人的性格温和、谦让,“非常适合从事服务行业的工作。”

另外一方面,缅甸工人的综合素质却亟待提高。

在英国殖民时期,缅甸的教育水平相对较高。1948年独立后,也保持了正常的发展。在缅甸,官方语言是缅语,但英语也颇为流行。南方周末记者见到的多位缅甸人,都能说一口不错的英文。

然而,从1962年开始,缅甸教育受到了相当大的伤害。

面对学生不断的抗议,缅甸军政府自那时起,动辄实行暂停、关闭学校,乃至所有教育机构的举措。正常的教育秩序很难持续维系,教育质量可想而知。直到1996年12月,因为学生示威,缅甸军方还宣布学校停课。这一次,中小学的复课是到了1997年8月。

2004年的联合国报告认为,缅甸儿童的辍学率高达45%。不过,2014年缅甸人口普查结果称,缅甸的识字率为89.5%。

目前,缅甸的基础教育学制为10年,包括小学及初高中。大学教育,本科多数为3年。从2012年开始,缅甸才将本科由3年制改为4年制。但仍有相当一部分所谓“大学生”,其实是采用类似“函授”,而不是在学校正常全职上课的方式取得的学位。

相比之下,从基础教育到大学本科毕业,中国大学生需要接受总计16年的教育,在22岁左右时才开始就业;而在缅甸,很多“大学毕业生”实际只接受过12年的教育,他们在18岁左右就开始全职工作。再加之教学水平的差距,缅甸大学毕业生的质量与中国相差较大。

中国工商银行仰光分行筹备组组长蒋云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在缅甸,“中文好,还能懂点英文,有一定工作经验的,缅文又是母语的本地人才太稀缺了。这样的人才每月工资能拿一千多美元,在工行,这待遇比越南柬埔寨老挝还要高。”

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缅甸总统顾问吴盛温昂也承认,尽管缅甸有丰富的劳动力资源,但高级技工匮乏,因此在职业培训领域需要大量的支持和投资。

5月底,在从昆明到仰光的飞机上,南方周末记者还遇到了来自重庆江津的建筑工人龚军伟和他的三十多位同行。他说:“老板带我们到缅甸,修房子,工资一天有四五百元钱(人民币),还包吃、包住、包路费。”

不稳定的汇率和加剧的竞争

缅甸的官方货币是缅币,但美元在这个国家非常流行。从2012年4月1日开始,缅甸实行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但汇率相当不稳定,缅币贬值很快。

2013年5月,1美元大致可以兑换890缅币;2015年5月底,南方周末记者初抵缅甸时,1美元可兑换1092缅币。在两年间,缅币贬值接近23%。到了7月31日,缅甸央行公布的挂牌价已是1美元兑换1236缅币。这就意味着,在2个月里,缅币贬值超过13%。

“汇率贬值太厉害,我好几个在缅甸做进出口贸易的中国朋友都没赚到钱,甚至亏损。这边用缅币结算的话,本来有的那点利润,等到再兑换成美元或人民币时,全没了。”华伟对南方周末记者描述,“所以,有些同乡问我,在这边做生意有没有空间,我都劝他们至少先等等看。”

这位苏州商人还说,汇率的动荡、缅甸北部的战争等因素,使得2015年以来到缅甸的中国人明显少了好多,“这是最糟糕的一年,(宾馆的)收入在大幅度下降,基本只有去年同期的三分之一”。

或可为印证的是,南方周末记者所乘往返缅甸的飞机上乘客并不多。其中,从昆明到缅甸最大城市仰光,只坐了约三分之一的乘客;而从缅甸首都内比都到北京,一架有超过120个座位的波音737-700型飞机上,只搭乘了20个乘客,其中7个到北京;13个到经停站昆明。

关于汇率的问题,中国工行仰光分行筹备组组长蒋云表示,对外资而言,缅甸金融领域的风险,第一就是缅币贬值率高,“这对一些中资企业形成了损失,对利润影响较深,汇率管理风险,需要专业评估。”

在缅甸官方,缅币可以直接兑换的货币有美元、欧元、新加坡元等,但不包括人民币。尽管自2010年以来,中国一直是缅甸最大的进出口贸易伙伴国。

蒋云预计,在两年左右的时间内,人民币与缅币的直接兑换目标可以实现。届时,这将给中国企业和中国商人们带来实质性的利好。

利率畸高,融资困难,也是缅甸经济发展的一大难题。

当前,缅甸央行规定,该国银行一年期存款利息不能低于8%,贷款利息不高于13%。这相对于2011年9月的存贷款利率10%、15%,以及更早的12%、17%,已有相当的下调。

而目前在中国,人民币一年期存贷款利率分别为2%、5.25%。

为了规避汇率的风险,不少外国投资者和商人,会要求用美元直接结算。一些缅甸官方举行的商业活动也是如此。

中国领先的机械工业制造商,三一集团即是如此。该集团缅甸区域首席代表杨宗义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该公司在2011年进入缅甸市场。2012年,营业收入约为1500万美元;2013年,接近2500万美元;但2014年,突然下降到了约900万美元。

杨宗义说,下降的原因有货币贬值、利率高企,导致缅甸公司融资困难;也有日元贬值、欧元贬值,来自日本、欧洲同行的竞争优势加大的因素;此外,中资企业间的恶性竞争也在加剧。

“前不久,我去参加缅甸交通部门的一个招标。我们报价30万美元,这已经基本一分钱不赚了;但一家我们国内的同行公司,竟然直接喊15万美元。这基本是同样型号、同样规格的产品,我们的成本也基本差不多啊。我向国内总部汇报,领导告诉我,以后这样的投标,去都不要去了。”

对中国“一带一路”战略在缅甸推进,杨宗义寄予很大的希望。

2015年5月31日、6月1日,时任中国驻缅甸大使杨厚兰(2015年6月下旬,已正式离任),在缅甸执政党巩固与发展党的党报《联邦日报》上,分两期刊登了题为《“一带一路”—引领合作,推动发展》的署名文章。文章介绍:“一带一路”以交通基础设施建设为重点和优先,中国将结合“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和“一带一路”建设等合作项目,促进中缅两国各方面的合作。

具体而言,杨宗义非常关注的是,中缅在皎漂建设经济特区,以及建设中缅铁路的计划,何时或者是否能够正式签约并顺利推进。

“这都是投资额达到几百亿元人民币级别的大项目,如果顺利实施,对于我们这种做工程配套的公司而言—三一也好,中联、徐工、柳工也好,都是好机会。”杨宗义说。他乐观估计,在今年8、9月份时会有更确切的消息。

来自中国驻缅甸大使馆经济商务参赞处的消息显示,皎漂经济特区的计划投资者—中信集团,在2015年7月10日时已完成了“中信乡村公益基金项目”的建设。这个项目涉及在皎漂的50个村庄的培训工作。

“这是吸取了密松水电站项目,以及我们在莱比塘项目方面的经验教训,在正式的工业项目进行之前,先把社区建设做好。这个思路无疑是正确的。”缅甸万宝公司在仰光办事处的负责人董云飞如此评价。

7月21日,在中国“一带一路”建设推进工作会议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明确表态,要着力推进“孟中印缅”、“中国-中南半岛”等六大国际经济走廊建设,打造一批具有基础性作用和示范效应的标志性工程,抓紧建立权威、规范、全面的“一带一路”重大项目储备库,以确保“一带一路”建设今年实现良好开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