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中国 > 节日 > 正文

藏族民间传统沐浴节

  • 2015-10-08 11:31:50
  • 条评论人参与 来源:东盟网 编辑: 曾梓 点击:

藏族民间传统沐浴节

西藏地区藏族民间传统节日,通常从每年藏历七月六日至十二日,为期一周。沐浴节,藏语称为“嘎玛日吉”,即是洗澡之意。

西藏高原冬长夏短,只有金秋季节,秋高气爽,各地气温较高,同时水质清洁,对于长年不便洗浴的藏族群众是一个最佳户外嬉水沐浴的时机。节日期间,青藏高原各处的藏族群众纷纷扶老携幼,全家出动,来到拉萨河畔、雅鲁藏布江边,河溪湖塘等水旁。他们搭起帐篷,脱掉衣服,跳人湖塘清澈的水里,尽情地嬉闹、沐浴,进行一年一度的除垢洗涮。尤其是难得如此畅快洗浴的妇女,更要痛痛快快地大洗一场。沐浴完毕,一家老少,有的再邀上几个亲朋好友,点燃火堆,烧热酥油茶,饮着青稞酒,吃着香甜的糌粑,说古论今,聊个不停。青年们兴致高涨,弹弦唱歌,挥袖顿足,跳起豪放热烈的“锅庄”、“弦子”,欢腾异常。

关于节日的来历,最流行的一种传说,一是说每逢藏历七月六日至十一日这七天,山鼠星(又叫“弃山星”)莅临西藏上空,因而受到星光照耀的河湖水质最清洁卫生,用它洗澡最具健身抗病的作用。藏民为了除病疗疾,将此日定为沐浴节。另一个说法是,有一·年秋天,瘟疫流行,人们纷纷向观音菩萨祈祷求助,请求她为民众消灾免祸。观音感于百姓的虔诚,就派了七位仙女从玉池取了匕瓶神水,遍洒青藏高原大小江河湖泊。同时,观音还让所有的藏民在夜里都梦到一个姑娘,她在拉萨河里沐浴之后,不仅祛除了缠身的痼疾,而且变得容貌美丽、光彩照人。于是,藏族人民得到了观音的扁示,都竞相下河洗澡,果然遏制住瘟疫的蔓延。此后,相沿成习,就形成了今天的沐浴节俗。

农历六月,正是藏历的七月,金星出现在夜空,整个西藏高原,男男女女倾家而出,到河流中去洗测,让清澈的流水冲去一年的污秽。

这一沐浴活动已有七八百年的历史。沐浴在西藏高原是难得的事。那里天寒,露天洗身不易。但在沐浴周里,人们却可在温暖的水流中洗个痛快。对妇女来说,裸身河中是伤风败俗之事,要受到人们谴责。可在沐浴周里,却可以尽兴地洗,不仅洗头洗身,还可顺便洗衣服、行李被褥。

藏民认为这一季节里的水有八大优点;一甘、二凉、三软、四轻、五清、六不臭、七喝时不伤喉,八饮人不伤腹。这水比“圣水”还益人,能在这样的水中沐浴,全年定能太平健康。

沐浴节,藏语叫“嘎玛日吉”,是西藏自治区拉萨河畔藏族人民的传统节日,每年藏历7月6日至12日举行。每逢这个日期,拉萨沿岸的藏族群众,无论男女老幼纷纷到江河、水渠,洗澡、擦身,高高兴兴地欢度传统佳节。有的把家里的衣服、被褥带到江河去洗涤干净。有的全家或邀约亲朋好友一起,带上青棵酒、,鬓神茶、糟把和节日食品到江河里去沐浴。沐浴后,全家老小和亲友们聚集一块,老年人围着火炉喝青棵酒、酥油茶、吃糌粑,说古道今,畅叙家常。孩子们学游泳,打水仗,你泼我来我泼你,拉萨河上摆战场。青年男女在河滩_七翩翩起舞,放声歌唱:

金风习习天气凉,秋高气爽水清亮;拉萨河畔歌潮起,男女老少沐浴忙。

风和日丽好风光,千家万,户洗衣裳;洗净晾在河滩上,五彩缤纷放光芒。

在沐浴节的日子里,江边、溪旁人声鼎沸,歌声嚷嚷,节日的欢乐声在拉萨河的上空来回荡漾。

关于沐浴节的来源,藏族人民有着各种不同的说法。其中有一个是根据藏历的变化来讲的。据说,在藏历7月6日至12日这7天里,西藏出现山鼠星,凡是被山鼠星照到的水最清洁卫生,并有健身抗病的作用。因此,人们为了增加体力,减少疾病,更好地从事生产劳动,纷纷下河洗澡、沐浴,日久天长,世代相传,就演变为西藏人民的传统节日。藏文化中有较古老而发达的天文历算知识。智慧的雪域民众把这些知识运用到现实生活中,为自己的生存与发展服务。沐浴节便是一种。沐浴节不单纯是洗澡净身,而是在最佳时辰、最佳地域吸纳高原河水中的精气,涤荡身上的秽气,达到养身运气、延年益寿、健康平安之目的。据说沐浴节时的河水是药水,能驱诸多病疫,帮助人体增强机能。沐浴节有着符合情理和历史的传说,特别是在盛行沐浴节的拉萨河岸,这一传说更是有鼻有眼、有神有色。

相传在远古岁月,人间没有医生,所有医生都是天神旺波杰青(天神帝释天)派下来的。他们背着药囊,沿着七色彩虹搭起的长桥一步步跨向人间,给被贫穷和疾病折磨得困苦不堪的藏民行医治病、送鬼驱邪。当他们渐渐老去,甚至不能骑马和背负药囊的时候,便要回到天神的世界去,并且在那里返老还童。

有一位神医特别得到藏民的拥戴,被尊为“门拉”,也就是药神。在他回到天上述职不久,一场无比凶残的瘟疫席卷了雅鲁藏布江两岸的广大地区,草原上到处横陈着黛黑的尸体,帐房里时时传来奄奄待毙的呻吟。民众们高高举起双手,向着天空苦苦哀告:

“药神啊!门拉啊!请睁开慧眼,看看我们的悲惨境况吧!请重返人间,救度被瘟疫和恶疾残害的生灵吧!”这些声音是如此之大、如此之惨烈,一直传到正在天国乐园中静养的药神耳中。他痛苦万状,请求重返雪域。神王旺波杰青说:“人有人的法律,神有神的规矩。你已去过一次人间,理应不能再去。姑念你心诚意坚,而且医术高妙,限你七天七夜时间解救藏民,祛除瘟疫。如果超越期限,那天上的神罚是无情的。”

药神门拉苦苦思索,要在七天七夜时间深人人间并走遍雅鲁藏布江南北,为千千万万患者治病是绝对不可能的;他又不敢违背神王的旨意,因为后果不堪设想。于是他便把自己化成一颗星辰,让自己的医术、药物以及一颗爱民之心统统化作光芒射向人间雪域。也就在这个夜晚,拉萨一位病得快要死了的姑娘,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药神正站在城东南的宝瓶山之巅,将药物撒向人间。

药物撒在山上,山上长满药草;药物撒向江河,河水变成药水。于是她挣扎着爬到河边,将全身浸泡在拉萨河里。很快,奇迹出现了,那使她痛苦不堪的疾病,一下子跑得无影无踪;那疲软不堪的身躯,一下子变得精力旺盛;那鯬黑的肌肤,一下子变得白哲光洁;那暗淡无光的眼睛,一下子变得炯炯有神。在这位姑娘的提示下,所有的病人都奔向附近的江河湖渠,奋力洗濯自己的身子。果然瘟疫退去,痛苦消除。得到解脱的人们,争相向药神门拉欢呼膜拜,恳求他年年光照人寰,医治众生的疾病和心灵的创伤。从此,这位药神化作噶玛堆巴星,年年初秋出现在宝瓶山巅的天空,7天后又恋恋不舍地消隐。

这个神话虽然虚幻,但沐浴节却有它的现实意义和科学道理。

西藏冬春奇冷,人们日日以皮袍或厚FiTmil裹身;夏日雨多,高山雪化,江河陡涨,洪波巨浪铺天盖地,除少数勇敢者,人们大都不敢下河洗浴游泳。过去西藏还有“夏季法”,妇女在夏天不许在田野洗头、洗澡,怕得罪地方神和水神,从而降下摧毁庄稼的冰雹。到了秋天,雨季过去,洪水消退,江河清澄而洁净。根据藏文历算的说法和医学实践的总结,初秋之水有八大功德:一甘,二凉,三软,四轻,五清,六不臭,七饮时不损喉,八喝下不伤腹。夜浴虽有些寒冷,但长期生活在高寒地带的藏胞,还是承受得了的。

初秋夜晚,拉萨人注视东南方向的天空,当那座八瓣莲花般的宝瓶山奔巴日山顶闪现出噶玛堆巴星的时候,他们便奔走相告:沐浴节开始了!这颗谜一般的星星,每年只出现7个晚上,然后消隐得无影无踪。根据藏历推算和藏医药界的观察,噶玛堆巴星(弃山星)半年昼出半年夜出,拉萨地区藏历七月三十至八月初六间肉眼能见,此星照过的水据说有消炎祛疫的功能。

沐浴节之夜是美妙而壮观的。当暮色降临、星星闪现,全城男男女女、大人小孩,特别是精力过剩的少男少女,不约而同地出门夜浴。他们或至城南的拉萨河,或至城东的噶玛滚桑湖,或至城西的鲁淀小沟。在那些地方,他们脱掉臃肿沉重的衣袍,浸人清纯洁净而又微带寒意的水流之中,怀着虔诚而神圣的心情,细心洗涤着自己的身体和灵魂。那种舒畅、愉快、清新的美妙感觉,从每位沐浴者的身心深处油然而生,他们甚至感到此身已与夜幕里的雪山之水融为一体。他们相信,经过7夜洗浴,能够避免伤风感冒,不染瘟疫和恶疾,还能延年益寿、强健筋骨。

沐浴者们燃起了一堆一堆的髯火,鲜红、明亮、闪闪烁烁,使拉萨河畔蔚蓝色的夜晚变得更加神奇瑰丽,童话般虚无缥缈、引人人胜。火上熬着浓浓的茶,煮着大块的肉。茶的清香和肉的美味,流溢于柳林河岸,让人垂涎欲滴。人们洗澡洗累了,爬上石滩,钻人柳林,喝滚烫的酥油茶,饮清凉的青棵酒,吃羊肉和牛肉。吃饱喝足后,便拨响古老的六弦琴,深情地唱起关于家乡、人生和神佛的歌,甚至围着火堆跳起“堆谐”和“朗玛”舞蹈,直至启明星升起于东山之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