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中国 > 人文风情 > 正文

明代民居之瑰宝:程氏三宅

  • 2015-10-12 11:19:43
  • 条评论人参与 来源:东盟网 编辑: 曾梓 点击:

明代民居之瑰宝:程氏三宅

在屯溪区柏树街,有三处明代古建筑,因户主姓程,故名“程氏三宅”。三宅原为富商房产,其中以程梦周宅最为典型,其建筑精美,高下错落,彩画鲜明,具有很高的科研价值和观赏价值。

三宅均为五开间二层穿斗式楼房,前后厢房,中央天井,类似三合院。三宅结构严谨,装饰精美,古朴素雅。三宅中以程梦周宅为典型。该宅五开间,二层楼房。进深16.1米,开间13.6米。两侧带厢房,中为院落。平面呈不明显凹字形。五架梁面上均施有图案彩画,色彩有明代风格,为徽州明代住宅中所罕见。楼上前檐垂莲柱装置飞来椅靠背,柱的断面四方抹角,柱侧上端插拱二挑,托住檐檩。屋顶形式为硬山,封火山墙高低错落,显得宅深院静。存有明天启元年(1621年)该宅卖房契约,契约为绵纸、墨书,计10行,落款有“天启元年闰二月十二日立卖契人程伯銶(押)”字样。现为安徽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程氏三宅的房子建于明天启年间。是明成化年间礼部右侍郎、唐寅的主考官程敏政所建,距今600多年。这三座房子,均为封闭式砖木结构的五开间二层穿斗式楼房。明清时代的墙纸和壁画,还在天花板上,若有若无地诉说着从前。

程氏三宅的六号楼,据说是最能体现这个家族雄厚资本的。细看门楣上方的灰色砖雕,一般是分为几个层次的,第一层是花瓶托着牡丹,寓意平安,和睦;依次是紫气东来,鸟语花香。尽管风吹雨淋,依旧彰显出栩栩如生的映像。

门楣上方有四个球,象征的当然是四世平安。程敏政的后人,跟大多数徽商一样,经营着木材。每次外出放排,一般是趁着夏季梅雨季节,水势大,竹筏顺着新安江飘流,一般好多天,回来时逆流而上,行舟较难,所以,这些祈福性的雕刻,无形之中也是一种深藏的问候,福佑着家人的平安。

程氏三宅的内部装璜,继承了大多数徽商故居的特色,无一例外的挂着字画。 这里面,其实蕴藏着徽商的待客之道。

一般友人来访,进入客厅,首先做的,就是观摩品评字画,一边等候主人出来。这样,主人出来,就顺便互相介绍,很容易分清辈份,然后寒暄着,分“东尊西贵”落座。接着品茗闲谈。

徽商家的饮茶,也是很讲究的。待客的茶,一共上三道。一是清茶,心地纯净;二是枣茶,寓意早早得利,三是茶叶蛋,还要滚烫的才好,客人捧在手里,反复换手来拿,好像是金元开口笑,财源滚滚来。

当然,今天这些繁缛的生活细节,都已经烟消云散了。只有一种美妙的记忆,还在执着地回旋在房屋深处。循迹追溯,宛若梦中。及至后来,就会发现,整个古宅,都沉浸在一种巨大的寂寥之中。

就说那些斑驳的门槛吧。原来光洁的枕木,被岁月和尘埃层层覆盖着,只剩下幽黑的表面。我站立门前,想象着当时的女眷,都是轻移莲步,手扶门框,轻轻的迈步进去,倏地感觉象是在阅读一幅纯净的古典画卷。

还有内堂的床,上面也雕刻着很多图象,有女人、大雁、男人和长亭、还有山脉和土地。那情那景,无一例外地弥漫着无限的别离愁绪。

单单看看那张大床,就可以体味到其中的滋味。一张床,把木制马桶、还有夜晚搁置衣物的柜子统统包裹了进来。女人足不出门,就在里面打发着寂寥的日夜。

紧邻着床的窗户,是经过独特设计的。从里往外看,很是透亮。我试着走到窗外,再往里看,却是什么也看不到。这个典型的设计,据说是出于两种考虑。一来可以让女人透过窗户打发落寞时光,二来又避免心怀不轨的人,从窗外窥视到内眷的情形。想想徽商的用心,真的让人唏嘘。

还有让人难以置信的,这样禁锢一样的生活,竟然还孕育了“举案齐眉”的经典故事。

程氏后人内翰纳庵翁,和夫人恰好是同年同月同日出生。夫妻俩做寿时,硕亲王特意为他们题了一幅“举案齐眉”的牌匾。这块牌匾,至今完好地保存在程氏六号楼的二楼厅堂里。

二楼的厅,是大有来头的。因为它是徽州地区唯一保存完整的明代厅,周围是一圈靠背椅子,当时,程氏三宅的主人,就在这里招待客人。

从明代中期开始,厅堂建在楼下,楼上厅就没有了。这样以来,这个唯一保存完好的明代厅,就有了很多耐人品味的东西。 站在二楼的厅里往外看,会发现马头墙的上方,有很多砖雕的兽头,用灰岩浇铸,说是防止鸟窝破坏。奇怪的是,上面密密麻麻的堆积着很多瓦。

问过方知道,这里面,其实包含着让人心酸的教义。徽商知道,家富,也很少有富过三代的,所以在建房的时候,就多了一层考虑。甚至连子孙后代翻修房屋的瓦,他们都尽量的多留了一些。

程氏三宅的管理员程雪梅说,如果看到谁家屋顶上的瓦换成了砖,那就证明他们祖宗的东西被动过了。

所幸的是,我所看到的程氏三宅,大多完好地保留着以前的面目。有一处破坏得较多的,是程氏的另一处房子,就是七号楼。这座房子建于清代,建筑上是三大一小的格局。把门一关,里面就是个安静的世界。

这个房子的砖雕比较好,当然还有木雕,透,剔、掏、挖,层次迭落,脉络清晰,立体而有气势。雕饰之物,比如莲花、梅花、梅花、宝瓶、牡丹、菊花等,都是传统文化的精粹。可惜被破坏了不少。连骑三轮车的都说,当时很多,都是拿来当柴火烧,后来有人来收购,才知道这东西值钱。但是,日复一日烧掉的,已经不知用多少钱来计算了。

程氏三宅的28号院,同其他两座房子只有一路之隔。前半部分是明代的,后面是清代的,据说是一场大火烧毁的。房屋的雕刻和装饰,显露了不同年代的印记。

28号院的伙房和花园还在,不过早已是杂草丛生。透过密密匝匝的岁月幕帐,我仿佛看到了当时的情形,留守在家的老人和孩子,就在后堂忙碌或者玩耍。而独居在家的妇女们,就坐在后面的院子里,缝缝补补。 高墙之外的生活,跟她们一律是两样的世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