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老挝 > 人文风情 > 正文

淳朴的老挝风情(图)

  • 2016-06-01 14:25:31
  • 条评论人参与 来源:东盟网 编辑: 小梦 点击:

\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中期,我曾被派到我国驻老挝大使馆工作过一年半。时间虽不长,但这个只有二十三万平方公里和五百多万人口的内陆国家,却给我留下了十分美好的印象。除了两国和两国人民的友好感情外,最难忘的是那淳朴的老挝风情。

至今老挝仍是经济欠发达的国家,尚没有现代化的大工业和高度繁华的商业。正因为如此,它还保留着某些大自然固有的特色,而这些对于人们更显得可贵。

那时首都万象还没有高楼大厦,没有公共汽车,只在少数的十字路口设有红绿灯,小轿车更十分罕见。正因为如此,城市没有那么多的噪音污染,空气也格外清新。马路没有环卫工人清扫,仍能保持清洁干净。人们安逸地过着自己的生活,走在街上,你会感受到一种类似田园的风光。

老挝自然条件优越,农作物一年三熟,一般说来吃饱肚子不成问题,因此老百姓很少为长远的生计发愁,而总是那样乐观、潇洒、无忧无虑。机关或单位发了工资,先去“改善”一番,至于能否坚持到月底,则到时候再说。周末到市郊转转,可以看到不少郊游的人们。他们在地面铺上塑料布,席地野餐,其乐融融。见到我们走过,虽素不相识,也会热情地打招呼,甚至邀请我们一道用餐。

佛教是老挝的国教,全国有多少佛教寺庙,没有确切的统计数字。据说每一百人中就有一个和尚。清晨在万象街头,可以看到一群群披着黄色袈裟的和尚,赤脚徒步去化缘。一家家信徒早已准备好斋饭,虔诚地跪在门前恭候。斋饭包括糯米饭团、饼干、水果等,有时还有巧克力和老挝钱币(基普)。和尚们来到每家门前,都要高声念诵一段经文,祝福信徒们平安、吉祥,听起来十分悦耳。和尚中年长的六七十岁,年幼的只有七八岁。

小和尚虽身披袈裟,但眉宇间仍透出天真和稚气。我每天早晨都在街上徒步锻炼,经常同这些和尚相遇,久而久之,也算有几分相识。其中一个小和尚年仅八九岁,见到我总会情不自禁地扮个鬼脸。我友善地用仅会的一句老挝语说:“萨拜地(你好)”。小和尚便顽皮地回答说:“morning”,表情十分可爱。

也许是受佛教的影响和熏陶,老挝人性格温和、善良。我不懂老挝语,但你会感到他们讲话时,总是那样细声细语,那样亲切、柔和。与老挝朋友打交道,总感到对方十分诚恳,商量事情很容易达成一致意见。不管在商店或其它公众场合,很少有人大声喧哗。我在首都万象十九个月,从未看见过打架斗殴的现象。

如果两辆自行车相撞,各自的车主会慢慢将车扶起,彼此点点头,继续上路,决不会没完没了地高声理论,甚至拳脚相加。社会秩序颇为良好。清晨,我经常看到老挝政府副总理坎培骑着自行车锻炼身体,后面跟着一名骑车的年轻警卫,但离得较远。老挝领导人和高级官员外出,从来没有前呼后拥的保卫队伍相随。置身于这样的国度,你会感受到平安、祥和。

说到老挝的风土人情,不能不提到泼水节。每年四月十三日至十五日是老挝泼水节。我有幸在万象参加过两次由老挝外交部组织的泼水节活动,内容类似联欢会,地点设在一家宾馆的露天场地。届时,老挝外长宋沙瓦夫妇和外交部高级官员提前来到现场,迎接各国使节和夫人们。开始时,先请大家用餐,同一般的冷餐会差不多。

然后便请宾主围成圆圈,随着乐声跳起老挝传统的南旺舞。热情的主人和贵宾可以任意走到麦克风前,唱自己国家的歌曲,为晚会助兴。

这时,泼水活动便悄悄开始了。现场早已准备了几口大缸,里面装满了清水,上面飘着漂亮的散发着淡淡清香的占巴花,水缸旁边放有水瓢。此时人们不分尊卑,没有等级,可以尽情地往任何人的身上、头上泼水。

有经验的外交官只穿着单薄的消夏服装,初次参加这种活动,不了解情况的人则西装革履,被水泼后全身湿漉漉的,十分狼狈。但没有人计较这些,大家只管纵情唱歌、跳舞,直至尽兴而归。泼水节期间,老百姓的泼水活动就更加热闹。家家户户都准备好水桶,走到街上可以向任何素不相识的人身上泼水,还会往人们的脸上涂抹黑粉或白粉。黑粉就是锅底黑,白粉就是面粉。不管被涂抹上黑粉或白粉,都预示着一年吉祥、如意。我们大使馆的小伙子也加入了泼水的行列,与老挝百姓分享节日的欢乐。

如今,十五六年过去了,在老挝那一段短暂的时光和那些难忘的经历,成为了自己外交生涯中美好的记忆。

(摘自《大公报》 作者:李家忠)

分享到: